幸运飞艇

俄稱美在國際軍火市場地位下降--軍事--幸運飛艇

2019年03月14日09:01  來源:中國國防報
 

土耳其副總統稱預計7月獲得首批S-400系統

  近日,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,俄外交部防擴散和軍控問題司司長弗拉基米爾·葉爾馬科夫在德國柏林出席會議時表示,美國企圖破壞土耳其采購俄羅斯S-400防空導彈系統的計劃,表明其在國際軍火市場地位下降。

  葉爾馬科夫稱,俄方正按計劃履行有關向土方供應S-400防空導彈系統的合同,該合同有望今年年底前執行完畢,美國多次肆無忌憚地向土耳其施壓逼其放棄這筆交易,不過是妄圖采用政治手段打擊俄羅斯在全球軍火市場中的地位,美方在國際軍火市場地位下降之勢不言而喻。

  前段時間,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公布2018年世界十大軍火出口國家名單。資料顯示,2018年全球銷售武器及提供軍事服務的總額達到3995億美元(約合2.68萬億元人民幣),比去年略有增長。根據名單排名,美國依然排在2018年世界十大軍火出口國家首位,俄羅斯緊隨美國其后,頗有與美國“分庭抗禮”之勢。

  不過,美國要想維持軍火市場的主導地位,可能越來越難。對此,美國政府似乎已意識到這一問題,為扭轉局面,美國可謂煞費苦心,不惜解禁原有的諸多武器出口限制,并“發動”政府官員充當軍火推銷員。

  去年,美國政府在放寬武器出口限制領域動作頻頻。一是授權美國軍工企業以直接商業銷售的方式,與外國政府進行有關常規武器出口的談判。二是鼓勵外交系統特別是駐外使館人員與外國軍火商主動接洽,當好軍火推銷員。三是放寬武器出口審查限制。四是簡化武器出口審批程序。美國政府這一系列的政策,其實都是為軍火市場上的“訂單”服務。

  外表風光無限的美國,究竟經歷了什么,導致自己國際軍火市場老大的地位不再穩固?

  首先,武器進出口很大程度上是國際政治的體現。美國作為超級大國,領導北約這一全球最大的軍事聯盟體系,其在國際上說一不二的地位,引來許多國家爭相追隨,甘當“跟班小弟”,不惜重金購買美國的武器裝備,頗有交“保護費”的味道,這也是美國在世界武器出口市場上多年占據榜首的重要原因。但隨著特朗普總統多次強調“美國優先”戰略,一些昔日盟友和“小弟”接連受到美國的制裁和恫嚇,一些國家開始重新認識和美國的關系,在軍事上開始有所保留。比如法國和德國均拒絕引進美國的F-35戰機,自主研發新一代戰機。

  其次,他國一些高性價比的武器裝備沖擊美制產品。近年來,特別是在敘利亞戰場上,俄制武器受到認可,相比美國的同類武器,俄羅斯的報價更“接地氣”,這讓不少中東國家產生興趣。以近來炒得沸沸揚揚的土耳其采購俄羅斯的S-400防空系統為例,美國希望土耳其放棄俄制產品購買美制“愛國者”系統。事實上,S-400系統與“愛國者”系統性能近乎相當,但前者價格僅為后者的1/3,所以土耳其“鐵了心”要買S-400系統。

  再次,美國一些防務企業的軍售貿易模式限制了美制武器的訂單。對于美國許多防務企業,他們傾向于“授之以魚”而不是“授之以漁”,擔心與外國供應商分享生產工作與技術訣竅,會催生“一個競爭者”。目前對于許多國家,幸運飛艇下行壓力普遍存在,如何緩解國內就業壓力成為各國政府“頗為頭痛”的事情。當前,許多軍售國家承諾與武器進口國合作生產武器,幫助其發展國防工業,創造就業機會,增加國家財富,相比美國只出售產品的模式,自然吸引力更強。

  最后,一些出口的美制產品并非完美無瑕,部分性能被“閹割”。據報道,一些出口的美制武器,常常在性能上“大打折扣”,比如美國賣給日本的F-15J沒有發射中距空對空導彈的能力,嚴格意義上講無法算是三代機;美國賣給沙特和埃及的M1A1坦克,都是沒有貧鈾裝甲的版本。此外,美軍前段時間交付給澳大利亞的首批F-35戰機,還沒怎么使用,就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質量問題,這讓一些國家對美制武器的性能產生質疑。(趙艷斌 王小明)

(責編:劉金波(實習生)、羋金)